七天七夜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这一晚苏尔没回宿舍,而是住在酒店。

  前台见他是一个人来,立时笑靥如花“303号房是么?”

  苏尔点头。

  “一个人?”前台忍不住再次确定。

  苏尔继续点头。

  目睹他上电梯,前台长松一口气,一个人好,一个人就不用被扫!

  进入客房没多久,苏尔十分规矩地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盯着天花板看。

  “森缓缓。”念了一遍这个名字,他闭上眼。

  如果可以自行决定觉醒的异能,苏尔一定毫不犹豫选择共情,尝试去体会那种惦记亲人的心情。

  酒店楼下,挂在墙上的钟表即将走到二十三格。

  前台小姐目露期盼,可以换班了!

  就在这时,她看到白天才来过的熟悉身影从旋转门进来,径直走到电梯旁,嘴角一抽“这位同学……”

  “我找人。”纪珩坦白回应。

  前台“303号?”

  电梯门开了,纪珩点头示意,身影消失在门后。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滴——滴——

  酒店不但装了门铃,声音也十分有特色。

  苏尔猛地睁开眼,转念一想比起按门铃,鬼一般更喜欢敲门。至少看过的恐怖故事里,只见过敲门鬼,门铃鬼从未出现过。

  “谁?”

  “是我。”

  听出是纪珩的声音,苏尔才把门开了条缝。

  看清他左手还偷偷捏着道具,纪珩嘴角微掀。

  苏尔耸耸肩“万一有脏东西冒充你说话怎么办?”

  体内的神秘眼珠可以帮助他不被表象欺骗,却分辨不了声音。

  “谨慎些是好事。”

  纪珩注意到窗帘上的粉末已经被清理干净,床虽有被躺过的痕迹,被子却很规整,没有被搅成麻花形状,完全不符合苏尔嚣张的睡姿。可见刚刚这段时间,他纯粹是躺着思考人生。

  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苏尔打开窗户,让风吹透过飘起的帘子吹进来。

  “白天看到那封遗书时,看你似乎颇有感触。”

  苏尔低头沉默了一下,语气带着几分复杂“双亲离世,一般人总能感觉到些许痛苦,我只是好奇这种感觉。”

  纪珩目光微微一动,并未表现出太多惊讶之色,过了会儿才问“你父母对你不好?”

  “记忆中从未有过苛待。”苏尔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“有问题的是我。”

  没直接开口安慰,纪珩当真就这个问题思索,然后说“闭上眼睛。”

  苏尔依言照做。

  “想象一副画面,我死了,被数万厉鬼一点点扯下皮肉,扔进烈火里烹锻……难过么?”

  苏尔“心里会不好受。”

  “赵三两下副本没回来,姚知也死在游戏里,你忽然间发现一直讨厌的数学老师再也不会回来了,伤心么?”

  苏尔“伤心。”

  “所以问题多半出在你父母那里,或许他们篡改了记忆,其实你有一个悲惨又惊人的身世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苏尔不止一次给自己下过这种心理暗示,其目的是宽慰己身,哪里想到纪珩竟然还能为此理论依据。

  重新睁开时十分感慨“你说得很有道理。”

  抿了抿唇,又憋出一句谢谢。

  他向来巧舌如簧,此刻不知为何竟然说不出别的,哪怕是用玩笑话来活跃一下气氛。

  纪珩乍一看还是平日里冷淡的表情“不客气,记得把枪拍下来送我。”

  打开手机进入万宝林的官网“对了,这几枚普通版银色子弹我也看上了。”

  “……买。”

  303是一间大床房,睡两个人绰绰有余。

  纪珩是平躺着的,苏尔则侧卧着,刻意拉开一段距离。

  他睁眼盯着窗帘,隐约可以发现月光渗入进来的痕迹。纪珩的感知太过敏锐,苏尔有种错觉,仿佛一旦距离太近,对方就能轻而易举剖析自己的大脑。

  纪珩偏过脸,好笑道“你在怕什么?”

  苏尔某些方面意外坦诚,选择回答“我一直希望有人能找出开脱的理由。”

  从父母离世至今,他渴望出现一个人,能对他说你不是异类,一切都是另有隐情。

  曾经苏尔在祝芸身上有过这种期盼,因为祝芸是唯一一个相信他有不凡身世的人,然而前者或许注意到他的另类,却选择故意忽略这个问题。

  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善意,就像在街上看到一个残疾人,故意目不斜视,平静路过展示出尊重。

  可心理上的疾病,到底是有些不同。

  不知纪珩听明白了几分,睡意渐渐侵袭,苏尔终于彻底陷入梦境。

  日有所思,大约因为睡前想到祝芸,这位失踪的神秘同桌今晚成了他梦境中的主角,很多与之有关的事情零散呈现。

  准确告知他要进入游戏的时间点,预料到自己会去天机城副本,提前把神秘的眼珠存放在天一卦手里……天亮时苏尔睁开眼,一些细节还历历在目。

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七天七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穿书之恶嫂手册只为原作者春风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遥并收藏七天七夜最新章节